斯坦福最新研究:解决抑郁症问题或将变得很简单


治疗抑郁症

治疗抑郁症

与纯粹的身体疾病不同,比如膝盖骨折或者手臂骨折,抑郁症可以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在人们身上。 抑郁症可能一个人完全没有胃口吃饭,而另一个人却让自己在垃圾食品里暴饮暴食。 由于抑郁症的多种形式,人们常说,没有一种有效的治疗抑郁症的方法适用于所有人。这是一种复杂的疾病,需要个性化的治疗。
然而,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开发的一种治疗抑郁症的新方法在一项小规模的初步研究中几乎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积极结果。令人难以置信的是,90% 接受治疗的患者报告说他们的抑郁想法和症状明显减少。

这种治疗方法,是一种经颅大脑磁刺激的形式,并不是全新的。经颅磁刺激(TMS)是一种利用脉冲磁场,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系统,改变大脑皮层神经细胞的膜电位,使之产生感应电流,影响脑内代谢和神经电活动,从而引起的一系列生理、生化反应的磁刺激技术。是一种无痛、无创的绿色治疗方法。经颅磁刺激已经被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抑郁症,但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小组通过增加磁脉冲的数量,加快治疗时间表,更加密切地关注特定的大脑区域,对治疗方法进行了更新和改进。
一个更大规模的研究项目已经在进行中,以验证这项初次被研究的极有前途的结果。该研究小组非常乐观地认为,他们新设计的治疗方案,简称SAINT (斯坦福大学加速智能神经调制疗法) ,将被证明是一种无价的治疗选择,适应于那些没有从更传统的药物或治疗中得到缓解的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测试

抑郁症测试


资深研究作者、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助理教授诺兰 · 威廉姆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评论说: “从来没有一种治疗难治性抑郁症的疗法在开放标签测试中达到55% 的缓解。”。 “电击疗法被认为是金标准,但对于难治性抑郁症,它的平均缓解率只有48% ,没有人预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
大脑受到“磁刺激”的想法听起来可能令人不快,但研究参与者在治疗过程中并没有报告任何疼痛,只有一些疲劳和轻微的不适。
共有21名参与者参与了这项研究,根据几个标准诊断测试,每个人都被归类为“重度抑郁”。 在治疗计划结束时,19人被诊断为“无抑郁”。 在治疗开始之前,所有21名患者都报告有周期性的自杀念头,但接受治疗后没有一人在有过自杀念头。所有的参与者都没有用传统的方法治疗他们的抑郁症。
该研究的参与者之一,60岁的迪尔德丽 · 雷曼(Deirdre Lehman) ,讲述了她与抑郁症斗争的一手经历,以及她在接受SAINT治疗后感到的解脱。 雷曼一生都在与躁郁症打交道,她说,2018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她醒来时感觉特别沮丧。
“我的大脑一直在不停地喋喋不休,那是我自己的声音,谈论着抑郁、痛苦、绝望,”她说, “我告诉我的丈夫,‘我在下沉,我正走向自杀。’ 似乎别无选择。”
在被她的精神病医生转介到SAINT项目后,研究小组与雷曼一起工作,找出她大脑中能够从磁刺激中获益最多的确切区域,随之而来的结果改变了她的生活。
她表示:“到了第三阶段,这种喋喋不休的想法开始缓和”, “午饭的时候,我可以直视我丈夫的眼睛了,随着每一次交谈,喋喋不休的声音越来越少,直到完全安静下来。这是自从我16岁开始踏上通往躁郁症之路以来,脑子里最平静的时刻。”

那么,这些工作是如何进行的呢?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小组又是如何设计出新的治疗方案的呢? 一般来说,在经颅磁力刺激期间,在病人头皮上放置一个磁性线圈,它会发出磁波,旨在刺激被认为与抑郁症有关的大脑区域。 这种治疗的早期版本包括大约六周每天一次的治疗。不幸的是,只有大约一半接受这种治疗的病人的抑郁症状有所改善,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的抑郁症状有所缓解,当时还不是特别有效。
考虑到这些不尽人意的结果,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推测,可以做一些调整增加治疗的有效性。 首先,他们使用了更高的磁剂量(每次1,800脉冲相比,只有600) ,并提高了治疗时间表的速度。 在SAINT研究期间,参与者每天进行10个疗程,每个疗程10分钟。之后,进一步的治疗针对每个病人的感觉而定制。例如,雷曼在仅仅一天后就感觉好多了,但是其他参与者直到接受了五天的治疗才感觉到解放。平均而言,患者需要大约三天的SAINT治疗才能感觉到他们的抑郁症得到缓解。
除了增加频率和剂量,研究人员还针对病人大脑中更精确的位置。经颅磁力刺激的早期版本主要集中在背外侧脑前额叶外皮——一个负责记忆选择和抑制的大脑区域。 Saint方法利用脑成像技术精确定位与抑郁症相关的背外侧脑前额叶外皮的特定分区。
为了100% 确保 SAINT 的安全性,研究团队甚至测试了参与者在治疗前后的认知能力。 不仅没有负面的副作用,病人的思维敏捷性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有所提高。治疗结束一个月后的随访调查显示,60% 的患者仍然没有抑郁。
让我们回到迪尔德丽 · 雷曼的个人故事,今天她说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乐、更平静。“我过去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哭,”她描述道,“但是现在当坏事发生的时候,我很有弹性、很稳定。 我处于一种更加平和的心态,能够以完成任务的能量享受生活中积极的事情。”

希望斯坦福的研究能得到更多的实证数据,应用到临床中,让更多患者受益!

想要找到适合你的心理咨询师,请点击进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