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在疫情下”心理裸奔”?


导读:这次疫情,身处其中,你是不是感觉有点各种不舒服,憋在家里无法出门,没法和亲戚朋友老师同事面基,感受不到原来生活的欢愉,而是开始变得暮气沉沉,情绪消极涣散。这很正常,因为你正在经历的,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次集体心理创伤, 没有丝毫心理防备下的集体“心理裸奔”。还有十几亿人和你一样憋在小黑屋里独自的度过这不知终日的每一天,有些甚至比你更惨。如何在这种“特殊时期”,特殊的隔离状态下,保持你的内在不动摇,完好如初呢?来看下面这篇文章。


疫情期间心理健康


心理逆境之所以叫逆境,是因为我们自己赋予它”逆境”这个含义,你也可以叫它芝麻,叫它豆花,叫它胡萝卜。

新冠疫情以我们完全想不到的方式破坏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在日常生活、工作、人际关系等各方面都脱离原本的轨道。这种脱轨的感觉好像失去了身份的一部分一样,很难找到自我的完整性。

我们明白创伤往往为人提供了一个成长的机会,但必须承认,创伤后成长的可能性并不能减轻在这个过程中所体验到痛苦的真实性。

尽管如此,成长是与生俱来的,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的一部分,是我们生活中最艰难时期的共同结果。心理学家、作家斯科特 · 巴里 · 考夫曼博士对创伤后的成长有很好的研究,他说:“尽管具有挑战性的事件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压力,但从长远来看,它们可以在我们生活的许多领域带来成长——创造性成长、人际关系、目标感、生活的意义和使命。”

我们看到许多有过重大人生灾难或罹患重病的人在事件之后似乎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以及人生态度。一开始人们只看到了痛苦的一面,但如果将事件视为一种通往内在完整性、发现 生命真相的邀请时,我们就会明白关键不在于发生了什么,而在于我们如何应对。 我们赋予逆境的意义是我们在逆境中成长的关键因素。考夫曼博士说:“这取决于你如何处理所有这些事情,以及你从所发生的事情中得到的意义。” 例如,有的人在罹患重病后更深刻地理解了爱到底意味着什么,也因为自己面对过绝望,所以变得更容易与那些感到绝望和困惑的人相处。


管理不确定性的感觉,管理你心中的焦虑

耶稣基督的故事一直脍炙人口,不是因为他死而复生的离奇经历,而是因为他心甘情愿以恩典与勇气的态度面对死亡。 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小儿麻痹症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刻,是因为他没有让小儿麻痹症阻止他带领美国经历大萧条和二战的双重危机。我们从经历中获得的体验比事件本身更重要。

富兰克林二战期间的故事

虽然没有人可以避免生活中的困难,但是我们可以超越自己的痛苦,更不以事件本身定义我们。在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中,我们可以走向自我实现,甚至自我超越。当面临危机感受到不完整时,我们可以管理这些不确定性的感觉,管理因终极未知——死亡——而产生的焦虑,并意识到我们可以平静地面对潜在的死亡。


所以当疫情中存在如此多无法掌控的情况时,我们到底如何才能找到这种整体性的感觉呢?

整体性真正开始于承认我们处境的现实。当面对危机时,人们习惯于用各种各样的某种方式否认:希望疫情马上结束,告诉自己它不可能发生或不应该发生。所以,虽然要承认现实,意味着我们要尽可能接受全部的现实,意味着虽然我们很难放弃那些我们曾经爱过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的东西,但我们仍然要放下。当我们一点一点地通过接受现实并放弃幻想与抵抗的时候,我们内在开始变得完整

祝你有勇气接受现实并有能力哀悼这部分丧失,即便生活仍然存在着挑战,你的内心平和、完整、有力量。


References

Kaufman, S. B. (2020). Transcend: The new science of self-actualization. New York: TarcherPerige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