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得了抑郁症更无助的,那恐怕就是我的家人得了抑郁症。作为病了12年的资深抑郁人士,我对此非常有体会,虽说抑郁症不会通过空气传染,但是抑郁情绪爆发的时候,绝不会放过每一个家庭成员。唯一不同的是,抑郁症患者还可以用“有病”来合理化自己的“胡作非为”,而家属们只能肩负着照病人的重任,一扛到底。
作为抑郁症病患的家属和朋友,经常想问天问大地,或是迷信问问宿命:我的婶儿啊!我到底该怎么办?说也不行,哄也不听,打也不对,怼也不得~陪他难过他会内疚,劝他乐观他更孤独~再这样下去,我也要抑郁了!


翻开各种心理科普文章,如何关爱抑郁症,大道理都是一套一套的,然而话说的圆滑漂亮,于实际帮助却并不多。
一会儿说抑郁患者的痛苦绝对不是你的错,请注意自我保护,隔绝抑郁情绪;一会儿又说要倾听他们的苦衷,理解他们的消沉,切身感受他们的艰难处境。
一会儿说千万不要试图去拯救他们,改变他们,尤其不要给他们讲大道理;一会儿又说要支持他们,鼓励他们,多引导他们,相信他们是可以变好的。
一会儿说抑郁是身体疾病,明确是抑郁症在作怪,才让他们跟亲人难以建立情感联结;一会儿又说抑郁症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一定要有亲人的陪伴,最好一家人一起做咨询。
一会儿说要通过自学多了解抑郁症的发作原理,密切关注家人的情绪和行为,跟其他抑郁家庭多交流;一会儿又说不要自作主张,必要时一定要寻找心理咨询师,专业的帮助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这些理论都非常正确,无懈可击。但如果这些全都做到了,是不是可以考虑先考个心理咨询师?如果做不到,面对家人的病情又该如何自处?这么多的雷区,天天走钢索,回头家里得抑郁症的是好了,没得抑郁症的精神该分裂了。
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我在抑郁最重的时候,父亲也开始轻度抑郁了。他非常关心我但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的情绪,而且身为亲人也很难做到在负面情绪面前独善其身。仿佛我是那个溺水的人,他拼尽全力的想救我,却因为根本不会水就只能跟着我一起深陷沼泽。


作为抑郁症患者的家人,到底该怎么办?我只有一条很清晰很实际的建议——溺水了就要找会水的来救,不管什么情况下,求助心理医生都是最佳选择。
说着容易做着难,抑郁症和其他病症最大的不同之一,是病患在治病这个问题上,真的很消极。我从生病到下定决心治疗,走了整整十年,最后还是被家人“押送”到医院的。在我治愈之后,对一个已经失去正常社交能力的朋友建议说,要不要我把我的心理医生推荐给你?就这一句普通的建议,换来了他的咆哮三连:“我没病!你才有病!你们都有病!”
在很多时候,抑郁症还不能被社会正确认识和理解,人们习惯性的把抑郁症跟人格或是性格联系在一起,故而抑郁症患者会有一种以病为耻的心态,自责自羞,压力很大。除去这一原因,不肯就医还是抑郁症加重的表现。患者在疾病的折磨下,已经丧失了对生活的一切希望,当然也包括治愈。如果人生的一切都不再有意义,那么治疗又有何意义呢。这个时候,恰恰是需要家人帮助他们做决定的时候。抑郁症看不见摸不着,很多抑郁症患者,隐瞒了他们的病情,他们很可能前一刻还微笑着,后一刻就决绝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自身病情发作的时候,是没有正常的行为控制能力的。
而一个人的抑郁症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要不要强制干预治疗,是只有专业医生才能做出准确判断的。

那么说到底,家人劝导病患就医的界限和尺度在哪里呢?
首先建议永远不要假装理解和懂得,不要用自己道听途说的关于抑郁症的只言片语去过分解读。真实的面对家人所面临的这一困难,承认我们对此的无知和无助,会比假装出来的积极更能帮助家人。
一个专业心理医生要通过数年的学习和临床经验,才有权利诊断和治疗抑郁症,我们又怎么能自以为是的相信自己可以帮助家人治疗。如果家人生病了,你会自己看了两本医学著作就帮他在家里输液和开刀吗?也许有人会这样做,但是我们都很清楚,病了不去看医生,选择在家喝果汁,或许小病症的幸运者能够康复,但对于大多数病患来说,延误治疗绝对是愚昧且危险的。


根据病患的病情轻重,家人应以引导为主,必要时强制治疗。轻症病患,还有很多疏导时间,应该帮他逐步认识到,他目前的所有负面情绪和行为都是病症,既然是病症,就可以治愈,无需自责。具体引导方法,可以先行与心理咨询师进行沟通,根据病人的病程和性格特点,采用最适合的方法。重度病患,随时面临自残和自杀的风险,则要强制送医。这个道理就好比帮高烧不退的家人叫120,此时他已经病得失去了行为决策能力,要当机立断。无论患病的家人怎样选择,我们自己先到心理医生那里去获取更多的专业意见,是不会有错的。带着一颗平常心将心理咨询视为帮助而不是难以启齿的洪水猛兽,这样一种健康的观念,会帮助我们的家人更快的接纳自己的病症。
我们有时会看到,一位从来没有得到过专业治疗的抑郁症患者自杀后,家人朋友感慨说,你辛苦了那么久,终于解脱了。这种心痛无法言喻,一个人生了病,不治疗,一直自己挨着,纯粹靠意志力跟病魔作斗争,最后终于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在今天的文明社会里,是多么难以想象的惨无人道~他们本可以有机会治愈,完全不用走到这一步的。不要让这样的悲剧再反复发生,让我们通过正规的渠道,全面的认识抑郁症,积极的去战胜它。我们务必要相信,尽管求医的路上不会一帆风顺,但我们只要选对方向开启航程,就一定可以到达治愈的彼岸。

您可以发送消息,倾诉心声

​心理服务   移动在线  贴心又安心

 +1 32​3677966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