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死亡焦虑?



一切生命终有结束的时候,但只有人类才能领会死亡的存在意义。
我们可能在理智层面承认我们会死,但在内心深处,我们一直在否认。 由于对死亡无比恐惧,所以我们总是在无意识中压抑这种恐惧,并不真的承认,这种恐惧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人将生命的大部分能量都消耗在对死亡的否认上。死亡的超越是人类经验中的一个重要主题——从个人内心最深层的现象(我们的防御、动机、梦与梦魔)到最公开的宏观社会结构(我们的历史遗迹、宗教信仰、意识形态、长眠的墓园、防腐存尸、太空探索),乃至我们整个生活方式(打发时间、娱乐成瘾、对不断进步这一神话的坚定信仰、“向前冲”的驱力以及流芳百世的渴望)。


在这里我们要了解一些为了压抑对死亡的态度我们习惯使用的一些认知策略。
  1. 对死亡的恐惧是正常的。 为了活下去,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每当一个人的生命真的处于危险之中时,他对生存下去的直觉就会影响他的行为。 在野兽的攻击下,我们要么战斗,要么逃跑;人在饥饿时会偷食物。 所以,我们的社会用名誉和奖章来奖励那种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完全利他、高度自律的行为。
  2. 死亡焦虑通常被认为是最常见的恐惧之一,死亡焦虑是大多数恐惧症的核心,如健康焦虑症、恐慌症、广场恐惧症、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强迫症和抑郁症(Iverach et al,2014)。 例如,患有恐慌症的人经常向医生咨询对死于心脏病发作的恐惧(Yalom,2008)。 退休后的抑郁症有时候可以看作是一种对预期生命将结束的恐惧。
  3. 死亡焦虑是无意识的,它一直潜伏在我们的头脑深处,并最终驱动着我们去做一切事,就像欧内斯特贝克尔(Ernest Becker)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拒绝死亡》(Denial of Death)中指出的,人们会选择去教堂、吃健康食品、去健身房健身、捐出财富、创建公司,无一不是死亡焦虑在其中起作用。 通常我们意识不到死亡焦虑如何影响我们思考、行动,因为这需要忍受极大的不舒服。任何学问都不能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就像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的: “任何人说他不怕死,那他就是在说谎。”
  4. 自尊可以帮助我们对抗死亡焦虑。 自尊是心理安全的关键,良好的自尊意味着自我感觉良好,可以相信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认识到自己是善良的、有价值的,对于控制死亡焦虑至关重要。 获得自尊方法之一就是与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这可以帮助我们缓解存在焦虑,因为世界观相同的人在一起,当我们谈论死亡的时候,会得到他们积极的回应。 死亡焦虑也会让人们更加渴望炫富和消费主义,这时消费可以提高人们的自尊,也可以获得社会认可,至少在短时间内可以获得。
  5. 存钱的渴望。存钱可以缓冲死亡焦虑带来的影响,这种对未来的控制感让人容易感到内心的平静。 富足的心态和对未来的希望可以有效对抗存在性焦虑(Zaleskiewicz et al. ,2013), 并让我们有空间看到其中的可能性。


总之,死亡焦虑是一个独特的人类困境,也是心理治疗中重要的治疗话题。已故心理治疗师 Yalom (2008)为治疗死亡焦虑提供了一个全面的存在主义框架,这种治疗方法承认对死亡的恐惧是焦虑的一个重要来源,其对治方法是鼓励寻找人生意义和目标,建立人际关系,并提高应对能力。

迅速释放焦虑好方法 | 三栏书写法


参考资料
Arndt J, Solomon S, Kasser T, Sheldon KM (2004) The urge to splurge: A terror management account of materialism and consumer behavior. 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 14: 198–212.
Becker, E. (1973). The denial of death. New York: Free Press.
Iverach L., Menzies R. G., Menzies R. E. Death anxiety and its role in psychopathology: Reviewing the status of a transdiagnostic construct.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2014:580–593.
Pyszczynksi, T., Greenberg, J., Solomon, S., Arndt, J., & Schimel, J. (2004). Why do people need self-esteem?: 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0,435-468.
Yalom, I. D. (2008). Staring at the sun.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Zaleskiewicz T, Gasiorowska A, Kesebir P. (2013),  Saving Can Save from Death Anxiety: Mortality Salience and Financial Decision-Making, PLoS One. 14;8(11):e7940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