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心理咨询以后,为什么让我谈论和咨询师的关系?


导读:许多人来接受心理治疗。是因为他们有关系处理方面的问题。在某些类型的谈话治疗中(可以在线沟通),来访者和治疗师之间建立了紧密的关系,这些两人间的关系互动往往占据非常大的比重,同时也对于改善来访者状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探索这种咨询师和来访着二人之间的治疗关系,有助于解决来访者处理日常重要关系面临的问题。
心理咨询师与受访者的关系

心理咨询师与受访者的关系


移情
“移情”是用来描述来访者对治疗师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来访者儿时的照顾者身上“转移”到了治疗师身上。移情的感觉可以是非常强大的,可以包括爱、恨、猜疑和深深的信任。分析移情是心理动力学治疗的一个重要方面,可以很好地阐明来访者的关系模式。

关系模式
从出生开始,孩子发展与照顾者之间的互动,帮助他们能够适应特定的照顾者。 例如,婴儿感到饥饿时,她会哭。如果母亲没有回应,她会继续大声哭,本能让她试图弄清楚什么会带来食物和养育。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知道了怎样做可以让自己感到安全和满足。这样的经历为未来的关系奠定了基础,包括与治疗师的关系。然而,在童年起作用的方式,成年后就不一定起作用了。
治疗师可能会问你对他们的感觉是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构建治疗关系的两个方面:与治疗师之间的互动体验中,哪部分是无意识中与旧的家庭模式有关,哪部分是与眼前人之间的有意识的、即时的互动?当来访者原有的旧模式在治疗师身上运作时,这是来访者深层了解自己的机会。

关注与治疗师之间的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看,与治疗师的关系就像一个实验室,在这里期望、反应、愿望、恐惧和失望以一种安全、被支持的方式被探索。在咨询中,要让自己感觉到可以告诉治疗师任何事情,这很重要。同样重要的是,与治疗师在治疗目标和任务上需要达成一致,同时在实现这些目标的具体方法上双方也应该达成一致,也就是说治疗的目标应该是共同制定并一起努力去达成。关于治疗目标和任务的讨论本身也可以反映来访者与治疗师之间的关系。
来访者和治疗师关于治疗目标和任务的讨论是被称为“工作联盟”的治疗关系的一部分,它与上述的移情一起发挥作用。相比日常交往中,我们更选择让自己更喜欢的人交往,但心理咨询中更重要的是,来访者必须让自己尝试去信任咨询师,这才能帮助自己做出需要的改变。
认知神经科学最新的进展帮助我们明确了改变是如何发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潜意识联系网络,这让每个人中生活、工作以及其他方方面面遇到同样场景时会有不同的反应。来访者与治疗师之间的关系可以帮助已经被使用了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网络各节点之间联结的弱化,同时构建出新的联结,增强更具适应性的联结,这样来访者即便治疗师不在身边也能够找到新的、更具适应性的解决方法。
比如,一位来访者可能会带着这样的一种信念开始治疗,他认为眼前这个年龄偏大的治疗师不会对他所说的内容感兴趣,或是会觉得厌烦。随后,来访者可能会意识到他假定治疗师拥有这些特点是因为他的父亲—所有权威角色的模板—每次尝试与父亲交谈时,父亲总是表现得厌烦和冷漠。这是在来访者日常生活中异常活跃的一种联系网络。渐渐地,治疗师对其一如既往的充满兴趣、关注以及始终如一地想要帮助来访者,会使旧的网络相对失活,与此同时强化了年长的男性权威角色会对来访者产生兴趣的新的网络。

来访者与治疗师之间的误解
在治疗中,就像在任何重要的关系中一样,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误解和失望,而这些误解和失望往往在本质上是非常微妙的。这些时刻被称为工作联盟“弯曲”,这是探索自己在人际关系中容易产生误解、失望感受的关键机会。
例如,你可能鼓足勇气告诉治疗师自己之所以取消一次咨询是为了去听音乐会。这是治疗没有及时回应,或者陷入了沉默,你感到治疗师似乎很生气。 你也陷入沉默,觉得自己不该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之后心理治疗师真诚地表达他很好奇你对他的反应,比如问你在刚才的沉默中体验到了什么。
专注于治疗性的交流可以引发对关系模式的更深层次的探索。治疗师的态度很重要,可以是包容的,也可以袒露自己刚才确实有恼火的情绪,同时一起去探索这些体验以及背后的模式,所以来访者的态度也很重要,因为在发展良好的关系模式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与治疗师进行大量的练习。所以接受偶尔的关系破裂,把它当作与治疗师共同克服误解、了解自己的机会。
大部分接受咨询的来访者都希望咨询师帮助自己解决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而没有认识到咨询中共同努力的重要。这种工作模式旨在帮助来访者形成新的反应模式,但如果来访者只是期待得到建议自己只需要服从的时候,希望自己具有掌控感,或者习惯了顺从他人的想法可能就是一种有问题的模式。
治疗中修补关系需要时间以及大量的练习,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回到了熟悉的模式,不要气馁,相信自己一定会发展出新的联结网络,在各方面都可以具有更好的适应性。

如果你想要找到适合你的心理咨询师,请点击进入

评论